恰如自己清理自己的办公室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6-26 09:30    次浏览   

马荣荣说,“那些在听取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各界学者和公众的意见基础上,由中央、国务院确定的具体领域的单点改革举措,效果就很不错。”

昨天中午就餐时,我遇到了杨晓霞代表,她是浙江首位外来务工人员代表,大伙儿眼里的农民工代言人。“听了总理作的政府工作报告,有一点让我印象深刻:政府去年的承诺都得到了兑现,是在用实际行动为我们老百姓解决难处、带来实惠。”

“报告直面经济社会发展问题,提出了具体应对当前经济发展下行压力的改革举措,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相信在中央的领导下,办法总比困难多。”

昨天,李克强总理的一句“有权不可任性”赢得了全国人民一片“点赞”。

杨晓霞跟我说,去年她特别关注报告中关于解决农村人口饮水安全和修建农村公路的内容。“上午听总理说,6600多万农村人口饮水安全问题已经解决,新建改建农村公路23万公里。这说明,去年政府给老百姓的承诺,都已经兑现了。另外,我之前提过关于随迁子女参加异地高考的建议,这在今年的报告中也有提及,全国目前有28个省实现了农民工随迁子女在流入地参加高考。”

第二,要把行政审批事项取消和下放的决策由听取本部门内部意见为主转向听取基层和企业群众意见为主。各部委办根据基层和企业群众的需求来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并且尽量从基层一级政府层面能够完整办理“企业投资一个项目、群众创办一项事业”的所有行政审批事项的角度,整体地考虑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推动涉及多部门管理事项的行政审批扁平化,避免企业群众“蹿上跳下地跑审批”。

“这些具体领域的改革举措非常准,真正触动了传统审批制度的弊端,精简了不属于政府的权力,转变了职能,实实在在把权力还给了社会、市场、企业,给企业群众带来了红利,基层叫好,企业群众叫好。”

不少代表委员表示,当前地方政府简政放权中还存在着一些“躲猫猫”、玩“数字游戏”的问题。一位受访代表形象地比喻:自己清理自己手中的权力,恰如自己清理自己的办公室,谁会把有用的东西扔出去?

第三,这是一份充满民本情怀的报告。老百姓关注的生态环境、经济增长、政府作风等都在报告中一一给出了回应。

马荣荣表示,这类改革举措自2013年下半年以来就有很多,比如工商登记制度改革,将“先证后照”改为“先照后证”,注册资本实缴登记制改为认缴登记制,将126项工商登记前置审批事项改为后置审批,将企业年检制度改为年度报告公示;不动产登记制度改革,实行不动产全国统一登记制度;简化汽车年检制度,6年以内在用私家车免于车检;规范中介服务行为,行政审批前置中介服务一律由行政机关支付服务费用并纳入部门预算、严格限定完成时限,等等。

马荣荣在建议中写道,基于一年多来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中这两类具体改革举措实践的成果不同,建议改变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决策机制和路径:

杨晓霞说,报告提出今年再解决6000万农村人口饮水安全问题,新建改建农村公路20万公里,“这些民生项目,我会在明年履职时继续关注。”

首先,这是一份振奋人心的报告。无论是对去年工作的总结,还是对今年工作的部署,都体现了中央政府稳中求进的工作基调。

“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可分为两类,一种是从由内而外的,基于实施主体‘内部主导’的改革,目前来看效果有限,”马荣荣直截了当地指出。

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奉化市滕头村党委书记傅企平是位“老代表”了,他又是如何看待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呢?

第一,将改革具体举措的选定和落实由“内部主导”转为“外部主导”。改革的具体举措尽量源自基层一线和企业群众的需求,以此来带动行政审批事项的取消和下放。

“细,体现在今年工作部署的细致。比如,报告里提到,要力争让最后20多万无电人口都能用上电。硬,体现在铁腕治污方面,就像总理说的‘环境污染是民生之患、民心之痛,要铁腕治理’。严,体现在依法治国上,尤其是在加强政府自身建设方面,措辞都非常严厉,也十分严谨。”

第三,要系统地修法。行政审批制度就是行政法,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实质就是修改行政法规。因此,必须要系统地梳理并修改不合理设置行政审批事项的行政法规有关规定,通过修法来改变行政体制弊端,将行政管理方式从注重审批转向注重监管。

“总体来说这一类具体改革举措有效果,但效果不明显。”马荣荣认为。

在之前召开的地方两会上,多地政府晒出简政放权成绩单。数字看似抢眼,但背后,政府到底动了哪些真刀?简政放权是否达到社会预期?

在马荣荣看来,与“内部主导”相反,是另一类由“外部主导”的改革,效果就好了很多。

如何让简政放权的步子迈得更大一些?记者昨天了解到,全国人大代表、宁波市农业科学研究院院长马荣荣向大会递交了一份《关于转变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决策机制的建议》。

政府工作报告中说,“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各级政府都要建立简政放权、转变职能的有力推进机制,给企业松绑,为创业提供便利,营造公平竞争环境。所有行政审批事项都要简化程序,明确时限,用政府权力的‘减法’,换取市场活力的‘乘法’。”

他分析,这一类改革举措的点选得很准,对传统行政管理体制的触动很大,能被广大企业群众直接感受到,改革效果人人都可以看见都能评价,改革主导权掌握在社会公众手里,对部门的压力大,由不得有关部门偷半点懒。

他分析,由于行政审批具有一定的技术专业性,加上改革的成果成效很难立竿见影,外部的人很难看清很难评说,“你想,主动权掌握在各个部委办自己手中,取消和下放什么事项基本上由部门自己说了算。除了有些思想认识比较到位的部委办会老老实实真正取消和下放事项外,有些部委办把行政审批事项拆开来取消和下放,不愿意取消或下放一些‘含金量高’的项目,特别是束缚企业生产经营、影响人民群众就业创业创新的事项。”

其次,这是一份创新求实的报告。报告中提到“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加快建设“法治政府、创新政府”、“今年全部取消非行政许可审批”、“打好节能减排和环境治理攻坚战”等等,很多发展目标、思路和举措,都有丰富深刻的思想性和行之有效的操作性。